您好,欢迎进入医缘 • 医疗资讯网!
  • 新闻资讯
  • 医疗动态
  • 医疗事故
  • 医疗科技
  • 地方政策
首页>医院动态>朗玛信息控股医院被指不良竞争,内幕详情曝光
朗玛信息控股医院被指不良竞争,内幕详情曝光
标签:医院动态

近日,贵阳上演现实版“飞越疯人院”——贵航贵阳医院精神科主任带领64名患者集体“出走”至贵阳市第六人民医院。而A股上市公司朗玛信息也因其贵阳六院控股股东身份而备受关注。

朗玛信息在春节后第一个A股交易日高开高走,最终以上涨4.4%报收,收获了鸡年“开门红”。然而,网友们在欣喜之余发出“恭喜精神病概念龙头股诞生”调侃之词,让涉事方颇显尴尬。

事件回放:朗玛信息控股医院被指不良竞争

贵航贵阳医院在其官网发布声明称,该院64名患者在未经告知家属及监护人的情况下,被精神科主任杨绍雷私自带离至贵阳市第六人民医院,同行的还有4名医师和7名护士,均未办理相关手续。

医生离职、患者转院可以理解,然而整个科室的医务人员带领患者集体“出走”实属罕见。

随即,贵航贵阳医院将其定性为,“一起有计划、有组织,严重侵犯监护人知情权、恶意违反医务人员职业操守、肆意践踏行业良性竞争规则、极大损害贵航贵阳医院利益、伤害贵航贵阳医院人感情的恶性事件。”

资料显示,贵航贵阳医院隶属央企中航工业集团公司旗下,是一家三级甲等综合医院,而贵阳六院则为二甲医院,其背后的大股东为上市公司朗玛信息。

据蓝鲸健康了解,贵阳六院精神科于2016年12月下旬设立,主要的医护人员,包括科室负责人杨绍雷都来自于贵航贵阳医院。不仅如此,贵阳六院现任院长康正茂也曾是贵航贵阳医院院长。

再加上60余名来自贵航贵阳医院的患者...

贵航贵阳医院认为,擅自离职的医护人员违背了医护职业操守,贵阳六院存在不良竞争。

回应质疑:待遇和环境或为“跳槽”主因

一家三甲医院的医生究竟为何带着科室人员和患者集体“投奔”一家二甲医院?

蓝鲸健康多方了解,关于《声明》中提到的关键问题,“出走医生”及接收方作出了回应。

1、患者是否在未办理出/离院手续的情况下“被出院”?

“患者都是自愿转过来的,而且手续齐全。因为和医保挂钩,如果上家医院的手续没办完,医保也没法转过来。”贵阳六院的工作人员这样表示。

杨绍雷也表示,自己通过医院的系统给患者都开具了出院证明、医嘱等出院必须的手续,但院方在系统后台撤销了这些手续,并冻结了自己的账号。

2、患者家属之前是否知情?

杨绍雷表示,在转院之前,他和患者家属取得过联系,在家属的同意下才将患者带离贵航贵阳医院。

贵阳六院相关负责人也表示,“64名患者的知情权和选择权都有充分尊重,在患者转院之前,已经通过各个通道通知家属前往现场签署‘转院申明书’,大约有50多名已经签署。”

3、“出走医生”是否私自离职?

对于贵航贵阳医院声明中提到的“精神科主任并未辞职”的情况,杨绍雷表示,3个月以前已和贵航贵阳医院领导谈过此事,但当时未获批准。1月29日,他将辞职报告交予贵航贵阳医院一名龙姓护士长,让其帮忙递交院方,随后便离开了贵航贵阳医院。

4、离职医生带走患者,是否恶意违反医务人员职业操守?

杨绍雷表示,贵阳六院的居住、治疗环境的确更好,“病人跟了我七八年了,有感情了,我希望他们能生活得更好,能得到更好的治疗和护理”。

况且,春节前后,科室大部分医生护士都离职了,60几号病人留在原医院缺乏照顾,很容易出事。带走病人是他的责任,扔下病人处于混乱中才是没有医德。而且,节后如果患者要出院、转院,都是由病人和家属自己决定。

5、“出走事件”的背后真正原因是什么?

贵阳六院的工作人员透露,该院的医生待遇优于贵航贵阳医院。而且医疗和住院环境也有大幅改善。这或许是医护人员“跳槽”,患者更换医院的主要原因。

贵阳六院负责人则表示,六院并没有给予新进团队任何特殊的政策,都是按照六院工资体系来给的,“之所以来六院,可能是因为六院精神科是医院重点发展方向,平台更大,领导更重视。”

各方角力:公立医院改革经历转型“阵痛”

俗话说,一叶知秋。“出走事件”的出现,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当前公立医院改革现状。

贵阳六院的大股东是朗玛信息,原本专注通信和娱乐。2014年,朗玛信息确定“互联网+医疗”为主要业务发展方向,开始向医疗健康大数据领域转型。2015年4月,贵阳六院获批同意开展互联网就诊医疗业务,成为贵州互联网医院的首批试点医院之一。

据统计,朗玛信息在贵阳六院的总投入将近8亿元。在朗玛信息整个互联网医疗版图中,名不见经传的贵阳六院承载着将上游的医药流通和下游的互联网医院连接起来的重任。

上市公司介入医院改制以后,原本的公立医院就有了营利诉求,而营利最直接的诉求就是病人的流量。杨绍雷接受采访时表示,“64名精神病患者一年的毛利润不止300万元。”

这也许才是大家都未曾说出口的真正纠结所在。

一边是激进的资本,另一边是基层公立医院陷入的不断被挖墙脚的窘境。“随着我国医改不断深入,公立医院发展的外部环境发生了变化,这些变化包括医师多点执业工作的开展、医生集团建立、自由执业医师工作室的创建、民营医院及外资医院的兴起,以及医联体、分级医疗的出现。外部环境的变化造成公立医院的人才流失,医疗人员的流动性问题一定是公立医院的一大挑战。”复旦大学附属中山医院院长樊嘉曾这样表示。

蓝鲸健康认为,医院只是壳子,医生才是医疗的核心。巨额社会资本的涌入,使医疗机构迎来了又一个风口。一方面对医院硬件环境升级改造有很大的推动力,另一方面也给了医疗人才流动更多的可能性。医疗机构大洗牌时代已悄然来临,可以预见的是,将来人才竞争将更加惨烈。

医疗